驴友君

一个准备冷死自己的临也粉

一条咸鱼也想着产粮系列

cp乱逆洁癖党请勿轻易关注
文图辣眼睛肾看×

吃临all/临静临

目前打算扎进临波/临静的雪山里

【真吐槽,伪总结】那些十三卷后续的bug

本文只限于以原著为背景/对接上原著但是走不同路线的文参考×

不,根本没有参考价值它就是个常识,不知道有没有人会躺枪×

下面是一段例文:【完全按照原著来说,你能看出几个bug?】
“你醒啦?”
临也睁开眼看到新罗。
——啊啊,自己结果还是没有死啊。
桌旁堆满了手术中使用的棉球。
“哟!赛尔提!”新罗看到赛尔提后就抛下临也飞奔向赛尔提,结果被赛尔提一个肘击。
“啊,对了,临也,你好像不能再站起来了。以后只能靠轮椅度日了。”新罗平淡地吐露出这个事实。
新罗离开了,卧室里只留下重伤的临也。
“哈哈哈哈哈……”临也狠狠用手按压这腹部的伤口,伤口一下子就裂开了。临也用手捶到腿上,腿却没有了知觉
——————————————————
一个月后,临也坐着轮椅出门,远远看到静雄搂着瓦罗娜。
“啊,我的腿都被你打断了你却搂着别的女人!这个该死的怪物!”
临也2333地笑了起来,又5555地哭出声。
end

——————————————————————————————————————————————————————————
哈哈哈哈哈我要被自己写的ooc笑死。
那么下面来盘点一下上文的bug
1、十三卷时新罗还是有伤的,且不说给临也做手术有多么艰难,飞奔向赛尔提什么的根本做不到。(感觉很多十三卷后续同人文忘记了新罗还有伤这点)
2、临也的双手的骨头断了并且清脆响亮,根本不可能刚醒来就用手狠狠捶到大腿上(像是用手支撑起自己这些事情更不可能了)
3、临也并不是因为被静雄打断腿搞到残废的。并且在临也烧的描述中,一开始是痛得要死(不是毫无知觉),后来才缓和了。
4、瓦罗娜回国了,静雄和瓦罗娜不是恋人关系。
所以说上文临也看到静雄搂着瓦罗娜根本不肯能。
把被ooc成泼妇的瓦罗娜当初虐临工具请慎重。
5、性格ooc。
是不是看得想吐?😁
不过如果是cp向的话,两人是弯的这件事原本就是一大ooc×

————————————————————————————————————————————————————————
关于十三卷的题外话,无关漏洞。
十三卷里静雄临也都是想杀掉对方的这点是绝对没错的,只是得手和没得手的问题。于此同时临也也是做好觉悟了。因为是临粉所以因为这点讨厌静雄,对此我感情上不能理解不过逻辑上能够理解。
临也对静雄身边居然有了伙伴,静雄越来越向人类感到焦躁。静雄原本很讨厌临也,自己就算了,后来临也还把静雄周围的人都卷进来了更是不能忍。
然后就有了十三卷的厮杀。
说到底我只是觉得怪静这种行为只是对临也宁可粉身碎骨也要拖静雄下水的杀意的亵渎。
讲到底,如果真的讨厌静雄站静临干嘛?(为静雄点蜡)

最后,是无关十三卷的,关于零零碎碎的不知道什么东西
1、临也从来没有自称神明或者被形容为神明大人。
神明大人这个梗真的不知道哪里来的😂
2、临也会喝啤酒。(静雄也会喝酒)
3、临也培养了不少情报源,不必亲自深入哪里哪里获取情报,更没有py交易获取情报这一说(论我的心理阴影面积)。
4、临也真的巨有钱。(看临也烧的土豪程度就知道了)
5、静雄智商还是蛮高的,虽然不像临也那么心机,但是绝对不要被”四肢发达头脑简单”这个东西误导了。

万一被怼中了千万不要对号入座😁
如果完全用原作背景还是谨慎一点吧?

【临静】

观看顺序:从右往左×

画了半天,神志不清,后悔自己没有脑补好剧情,画着画着已经不记得临也和静雄是谁了……(撞墙)

没有一张是不崩的,全程不画背景,意味不明甚至感觉我是在画静临orz……但是好歹也是实现了自己的一个小梦想?
就是画临静同人漫(泪目jpg)

想要向安田风靠近一点(虽然失败了)+第九卷封面中毒的产物

上课课桌打个稿就忍不住上色了……

疯狂打脸jpg

【临静】【恶搞向】
在群里看别人讨论(?)这个问题后无厘头的脑洞

呜哇——群里的人我对不起你们!

结果还是没有得出结论😁

有一个很纠结的东西就是……为什么tv截图小故事总比辛辛苦苦写的文画的画热度高????
不知是喜是悲orz

【静临】骗局


*这是一个针对抱有幻想之人的骗局。

【拥有一张眉目清秀的脸的青年却笑得扭曲,他用明朗的声音吐出像是告白般的语句,话语间却充斥着七分的嘲讽和三分的恶意。
“小静其实一直期待着能被某人爱着吧,但是暴力却把身边的人通通赶走。但是如果是我的话,或许能一视同仁地爱着你哦?”
折原临也抬起头来看向面前的金发青年,让人联想到一条吐出信子的蛇。】

12月31日下午
“果然是危难时刻到来的时候更能看出谁对自己是忠诚的吗?”临也坐在办公椅上看着空荡荡的办公室,兴致勃勃地说道。“结果是你们两个留下来了啊。”
临也身边从来没有能与“忠诚”一词挂边的家伙,但是出于别的原因,写乐美影和黄根还是留在了这里。
“把日出井组的重要情报卖给明日机组时你也料到有今天了吧?你彻底被盯上了。”黄根靠着墙,冷淡地说出这个事实。
“没错,彻底被盯上了啊。说到底粟楠会想要击溃我,只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在几个小时之后这个最后根据地也可以宣布报废了吧?”
“我大概在今天就要完蛋了,嗯,我们解散吧。”临也挂着富有人情味的笑容,也正是因为如此显得不自然。
即使明日机组的势力庞大,但是折原临也并非没有办法逃到安全而遥远的地方去。但是出于某些原因却始终待在池袋。
临也笑得更加放肆,把心中不可忽视的焦躁埋得更深。
临也把桌面上的U盘交给美影。
“由于交情,我想粟楠会不会对你出手的。如果明天十点我没有联系你的话,就帮忙把U盘里面的内容交给警察咯?”

喜欢善良的人,尊敬正直的人。讨厌虚伪的人,厌恶邪恶的人。用力量保护珍视,又用暴力把所有向自己找茬的人通通揍飞——平和岛静雄的世界就是那么简单,爱憎分明。
折原临也可以陷害他,但是永远无法欺骗他。
凭借直觉对临也全盘否定,不曾施以任何信任。正是因为如此,折原临也的谎言从来不会对他起任何作用。

12月31日下午
“哈?都说我手头上没有钱了!要找就有种向我做官的父母要啊。”堵在门口的男子嚷嚷着,浑身酒气。
梳着雷头鬼发型的男人无奈地看着眼前如同小混混的男人,察觉到身后的青年走上前来,躲得远远的并在在胸前画了个十字架。
五分钟后。
“赶上时间了,要不回家换套新衣服再去约定的地点吧?吃快餐吃那么多,偶尔也来一餐大的吧。”汤姆对跟上来的静雄说道。
虽然不是什么正经的公司,但是在一年的最后一天,上司还是像往年一样邀请全体员工去参加所谓的“表彰大会”了。
“我没有需要换的衣服,我提前到指定地点等待好了。”静雄十分容易发飙,但是才一下子他已经回到正常的状态了。
“哦哦,差点忘了,你一年四季都穿着同一套衣服。”

12月31日,傍晚
撬锁?翻窗?……
不知道没有钥匙的折原临也是如何来到这里的,但是此时此刻他的确进入了平和岛静雄的公寓里。
三房一厅,除了日常用品外没有什么多余的东西,简单无比,这就是静雄的公寓。
临也把手上被黑布包裹的东西放到了抽屉里。
“新年快乐,小静。”
折原临也是这么说的。

【折原临也看得很清楚。静雄先是陷入了短暂的迷茫,然后把手上的巧克力捏得粉碎。
“或许我可以一视同仁地爱着你哦?”
临也看得清楚,这个谎言即使一份秒也好,静雄从来没有相信过。
谎言之下的本质被静雄看得清楚,谎言也好,骗局也罢,在绝对的力量之下被无情地粉碎。
——是的,对他们两人来说,谎言是无用的、无谓的。
“我最讨厌小静了。”把焦躁影藏在笑容的阴影下,同时在内心说道
:“去死吧。”】

12月31日,晚上
静雄恭敬地拒绝了前辈“去酒吧”的邀请,走出餐厅漫步在大街上。即使已经很晚了,街上的人却特别多。人们来到街上等待着新年的到来。
路边商店里的灯光显得街道更是繁荣。其中池袋仅此一家的“sunshine甜品店”此时挤满了人,看到展示栏上的布丁后,静雄走了过去。
——距离新年倒数还有半个小时。

12月31日,晚上
折原临也混在人群中,享受着即将迎接新年的喜庆的气氛中。sunshine甜品店前挤满了人,临也瞄了一眼后继续向前走。
然后随着一阵“咔哒”的上膛的声音,一把手枪顶在了临也的腰后。
——距离新年倒数还有5分钟。

12月31日,晚上
还有5分钟就要倒数了。
静雄从sunshine甜品店走出。离开了喧嚣的人群。只是拐过了一个小巷,刚才的氛围无影无踪。
看到天桥后,静雄决定走到视野比较好的地方。

12月31日,晚上
和繁荣的大街完全不同,此时临也被带到的是和喧嚣绝缘的天桥。
然后他看到了瘦削而神情锐利,和自己有过多次合作的中年男子。
“四木先生,好久不见。现在心情如何?”临也无视了身后的手枪,在这种氛围中向四木打招呼。
“情报贩子。”四木没有理睬临也的话。“你现在后悔吗?”
“无论我怎么回答,结局也不会有所改变吧。”临也收敛起了笑容,淡淡地说道。
“也是。”
下一秒,子弹就贯穿了临也的腹部。

12月31日,晚上
在走上天桥的楼梯时,静雄听到上方传来巨大的声响。

【这是偶然还是必然?
都不是。
此刻的你正在期盼什么?
只要抱有幻想,迟早有一天会陷入骗局。】

各种各样的烟花在空中绽放,光把冷清的天桥也染上了新年的气氛。
最后十秒了。
静雄走上空无一人的天桥看着空中的烟花,毫无凭吊心情,把手搭在冰冷的栏杆上。
——去年跳蚤就是死在这里的吧?

【这是一个骗局。】

一年前,12月31日
临也感觉仿佛内脏都被震碎,血从口中涌出。意识在潜入黑暗时又被剧痛拉了回来。抬头看向漆黑的枪口,脑海里没有浮现任何人的身影。

1月1日
新年的钟声响起了,夹杂着烟花的爆炸声和远处人们的欢呼声混杂在一起。
今年,不,这应该是被称为去年新年第一天的事了。静雄皱起眉头,咬牙切齿。
去年的1月1日下午,静雄就被警方逮捕了,并且在公寓里还搜出了一把手枪。
静雄一下子就明白自己被【某人】陷害了。
“你们到底收了跳蚤多少钱?”静雄对于新年遇到这种事情即为不耐烦。
然后静雄得知了折原临也的死讯。
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家里的手枪,还有临也指定自己是凶手的录像,捏造的事实宛如铁证。
即便如此,静雄还是没有被判为凶手。
也许是因为警方调查折原临也后已经用对待嫌疑犯一样的眼光看待临也了,也许是因为——那天晚上静雄和大家在一起,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明。
总之折原临也的诡计就这样失败了。
虽说静雄还是因为非法持枪这点被抓进警察局,案件也是一审再审,最后不了了之。

一年前的12月31号下午
“你还真是讨厌平和岛静雄。”美影接过U盘说道。
折原临也不快地眯起眼睛,然后笑出了声。
之所以没有离开池袋的,只是因为不能容忍怪物就这样远在自己视线之外,伪装成人类混入人群罢了。
”明明是怪物却混在人类中,简直是对人类的亵渎”——也许不是那么“高尚”的理由,或许只是因为临也单纯地厌恶这“平和岛静雄”这个存在罢了。
是哪种呢?
我们无法得知。
因为
属于折原临也的故事在临也的头部被子弹破坏掉那一瞬间就结束了。

一年前,1月1日
如果不是静雄曾经被卷进过什么杀人案件,大概在看到这些照片后会吃不下饭吧。
“你说这家伙是临也?脸都看不出来为什么能确定这就是他?”
静雄啧了一声。
警察愤怒地拍了一下桌子,静雄同时脸上的青筋冒起。
“你这话什么意思?指纹都验证无误了,你这是在抵赖吗?”
“闭嘴,这很明显是陷害吧!不如把把录像交给你们的人纠出,把临也纠出来问个清楚啊?”
警察沉默了一会。
“你在说什么啊?”

1月1日
慢慢意识到临也或许真的死了。但对于临也死了这件事却完全没有实感。自己也没有什么感慨,只是想到这个直到最后还想陷害自己的人就感觉特别不爽。
但是万一哪天临也忽然蹦出来了,静雄也不会感觉意外。

平和岛静雄的故事还在继续。

END

——————————————————————————
谢谢读到最后啦,
第一次写出完整的故事,我好感动啊(bu你)
热度还不如直接帖张p站同人图上来的帖子。
因为这篇前前后后改来改去用了大概半年多一点,总之极度失落了一阵子(啧啧啧这人真是玻璃心×)。
总而言之!热度惨烈也证明我的水平也就是到这里了吧。

终于可以心无旁骛地前往南极圈了w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对我的支持!

【临静】
(指绘)
不放大完全不知道是什么系列(இωஇ )

动作参考自己摆的可动手办😁×

【折原临也】【无cp】往事,记录

07/08
今天下午下班时看到了两个小孩、一个像是执事的老人以及一个坐着轮椅的青年。青年的面孔让我觉得眼熟。我想起来了,那位青年是折原同学。
折原同学居然坐轮椅了,我的天哪。我有点吃惊。
推着他的轮椅的两个小孩是他的孩子吗?
……不,应该不是。按照年龄来说是不太可能的。也许是折原同学的亲戚吧?
因为这次偶遇,我忽然想起一堆零零碎碎,有关折原同学的事情。那么在忘记之前记录一下好了。
先说一下,只是想到什么写什么,毫无逻辑可言。

那么从最早开始说起吧。
我三年级时跟随父母来到池袋,在来神小学就读,正好和折原同学是一个班的。
小学时期的折原同学是一个优等生,除了学习成绩好以外,在体育方面也十分优异,特别是跑步、跳远这些项目(我特别不擅长这些)。还记得他吃饭时用右手拿筷子 但是写字却用左手,不知道他是左撇子还是右撇子(不知道为什么这些小细节我却记得特别清楚)。其实我和折原同学并不熟,但是和一些女生一样,我把他归为暗恋对象,甚至在曾经家里一个盒子的底部里写着“我爱折原临也”这样的话(现在回想起来,简直黑历史。只是小学生分不清“觉得那个人好厉害”和“爱着那个人”罢了)。
和他搭话的话就会发现他并非什么孤僻的人,但是事实上折原同学没有任何要好的朋友(大概是因为他一下课就溜去图书馆的原因?还是说他刻意和其他同学保持一定距离了呢?)。
班里总是分裂成好几个小团体,折原同学从来不属于其中一员,即使如此也没有人会找他麻烦。他是一个游离在各个小团体之外仍然能怡然自得的人,从未被圈进过同学的纠纷之中。然而这样的折原同学还是被圈进一些非日常事件中去了。
这大概是四五年级的事情了吧。明明是一群国中生了,还以欺负勒索小学生为乐,这些人真是不成熟并且很没种。
一向能置身事外的折原同学就正好碰上了这群家伙。下午打扫完课室回家时,我撞见了被国中生堵在路边的折原同学。但是我只是呆呆地站在原地没有动弹。(这点让我万分羞愧,但是如果再让我重新选择的话我大概还会选择相同的路吧,因为我无能为力)只见国中生们向折原同学勒索零花钱,折原同学没有任何反抗,很平静地拿出了钱,交给了他们——原本应该是这样子的。让我和国中生们目瞪口呆的事情发生了,折原同学把钱拿出来后,把钱扔到地上。纸币掉落到地上,在被肮脏的积水浸湿前,折原同学一脚踩了上去,接着碾压。
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一时间所有人都不知道应该做出什么反应,只能维持着上一刻的状态——就像是时间静止了一样。折原同学抬起头,像是观察蚂蚁搬家一样的眼神看着国中生们,然后这样的视线洗一秒就越过国中生投射到我身上。当时的我以为折原同学这是向我求助,我怕被卷进去,急忙跑走了。每当想起丢下折原同学落荒而逃的我,我总会觉得自己十分可恶。
但是再次审视那段记忆,折原同学那绝对不是向人求助的眼神。
折原同学一定会激怒那群国中生吧?但是第二天早上回到教室,折原同学毫发无损,也没有对我说什么,好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
至今我也不能理解那时候折原同学反常的行为。
再大一点的时候,折原同学当上了学校的儿童会副会长。(大概,记得不太清楚了)

国中时期我并非和折原同学在同一个学校,却还是在高中碰上了。我在折原同学的隔壁班。
高中的折原同学可以说入学不久就是学校的大名人了——光是能和平和岛静雄厮杀这一点。
改短的外套,里面穿着一件红色的v领,大概就是这样的打扮吧。折原同学和一个带着眼镜的娃娃脸走得比较近。
有传闻说折原同学曾经在国中时因为和同学意见不和,捅了同学一刀(不知道是谁)。起初我是不相信的,直到我看到他对平和岛同学亮出小刀,露出恶劣的笑容。
我不知道折原同学在国中经历过什么,三年时间居然能让人发生那么大的变化!即使成绩还是名列前茅,折原同学更像一个不良少年。有人甚至看过折原同学和黑道有交易(这个是传闻,不知真假)。但是学校走廊有油桶滚动这种事情并非我在做梦。
即使折原同学成为了一个玩世不恭的人,他因为外貌还是俘获了许多女生的欢心。还记得每次情人节他都会收到一大堆巧克力。
高中时期,我和折原同学简直是处在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毕业之后我离开了池袋,然后今天,我又见到了折原同学。
他的容貌和高中时没什么区别,虽然坐着轮椅但是也不像是有什么大病的样子。
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他身边的人是谁?
他为什么会坐轮椅?
我不知道。
我和他也从来都不是熟人,虽说有点在意,说到底也只是“有点在意”这种程度罢了。我不会花更多时间去探究这些。

只是回想起往事,忽然有点感慨。

FIN
————————————————————————————————————————————————————————
其实这个只是某个路人的日记×
有很强的个人滤镜,并且因为路人想到什么写什么,所以毫无逻辑并且主次不分无主题(我是故意的但是别打我∑(°口°๑)❢❢)

(临静)

虽然是一只渣渣但是请容许我辣大家眼睛吧orz

画个q版都画得那么费劲,我果然还是太咸驴了吗orz

没有经过任何参考画出来的,但是总觉得好眼熟是我的错觉吗?orz

【临波】谁叫拿恩最喜欢这个城镇了呢(杀手临×波江)


"没想到那个拿恩居然已经死了。"远远望着空荡荡的处刑台,青年好像受到打击一样,夸张地叹了一口气,随后露出狡诈的笑容。"他可是和我约定好的,当我再次回到这里就要和我喝上一杯,然后在啤酒里下毒。"
"杀手在一个地方逗留太久就会遭来杀身之祸。"一个中年男性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一个身为杀手的男人把心停留在一个女人身上太久也是同理。"中年男子以意味深长的目光瞄了一眼眼前的青年。
青年把手插到黑色大衣的袋子中,耸耸肩。

"谁叫拿恩最喜欢这个城镇了呢,始终没有离开也是没办法的事。"青年苦笑道,随后把帽子压的更低。

四周宁静至极,甚至可以听到自己呼吸的声音。皎洁的月光透过窗户倾撒在房间里,勾勒出了年轻女性丰满的身姿。她并没有睡着,只是睁开眼睛在思考着什么。柔顺的头发像是瀑流一样在床上散开。
温热的粘稠的猩红的液体安安静静地在雪白的床单上蔓延开来。

杀意是人类的恶意到达极限时的产物。并非说他喜欢着谋杀这份工作,但是青年却欣赏着各种各样的,来自雇主的杀意。青年常年流串于各个城镇之间。平日里你难以找到他,但是当你需要他的时候,你积就可以轻易联系上他。
他会在他人起杀意时碰巧地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难免让人感到诧异与警戒——这个家伙到底了解我到何种地步。

临也在雇主面前把信封拆开,从里面倒出了两张照片。分别是一个长得肥胖的,有着像是牛一样大的鼻子的男性的照片,与一个有点模糊的、年轻美貌的女性的照片。
"天哪,简直是鲜花插在牛粪上……你想要解决的只是你大哥吧,那个女人也要杀掉吗?"临也啧了一下,脸上保持着淡淡的微笑。
想到自己与照片上的男人——他的哥哥五官相似,男子不耐烦地说:"闭嘴。总之那个两个人就是你今晚需要解决的对象。事成之后我会把剩下的那一部分钱给你的。"然后他把厚厚的信封递给临也。临也检查了一下就收到衣服里面的暗袋里。
尼布罗和塞卡家族是在这个城镇里势力最大而又水火不容的黑手党。
尼布罗家族在今日与塞卡家族联婚。其中新郎正是塞卡家族的长子,而新娘就是来自尼布罗家族的养女。
——想要与尼布罗家族联婚就是自取灭亡。愚蠢的大哥也是时候退场了。
男人恨恨地想着。
在临也戴上帽子,准备起身时,对面的男人又补充道:"如果你被抓住了,我会在你说出我的名字之前崩掉你。"
"放心吧,至少我的口风还是很紧的。顺便我对我的技术还是有信心的啦。"
于是挥手告别。

然后,今晚就发生了一件临也意料之外的事情。

像是变魔术一样,不出几秒,临也轻易扭开了上锁的门把。门拉开一条小缝时,临也警觉地眯起眼睛。
临也嗅到了一丝常人所不易察觉的铁锈味。
脑海里浮现出多种可能性。
新婚之夜闻到血腥味让人浮想联翩,但是空气中没有体液的腥味。
随后,临也还是进入了房间。

房间还是一如既往的安静,波江躺在床上,凝视着地毯上的月光,在盘算着什么。
毫无预兆地,眼前忽然一片漆黑。
然后下一秒她才意识到,一个男人站在了她的面前。
?!
波江慌忙撑起身子,睡衣的吊带垂到一边。
上方传来爽朗的声音:"很多人都觉得女人只是联婚的工具。但是波江小姐出于自己的意志而把指定对象杀掉,我觉得这是一件十分了不起的事情。"
原本想做的全部辩解,在吐出口前就被眼前这个男人击溃。
江瞪着青年,脑海里一瞬间被疑惑占据。他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他又是什么时候进入这个房间的?还有——
"……你是谁?"波江压抑着自己的情绪,语调变得有点扭曲。
"该怎么说好呢……"临也托着下巴,好像在认真思考着。随后他露出了让波江感到寒意的笑容,一手撑在枕头旁。
波江看着青年就这么靠过来,往后缩了一下。在手摸到被血濡湿的床单后她停了下来。青年把嘴贴近她耳边,波江觉得自己的耳朵有点痒。
"我是负责干掉你们的杀手啦。"
在青年说出这句话的一瞬间,波江有种下一秒喉咙就要被割断的错觉。但是与之相反的,青年一下子和波江拉开了距离。
"原本是这样没错,但是我改变主意了。"临也雀跃地说道。从见到波江那一刻起,他就诞生了一种让自己无法忽视的兴奋。"波江小姐继续待在这里也只是死路一条吧?但是我可以帮助波江小姐回到自己的故乡哦。"
一个前一刻还在说他是个要杀死自己的人,后一秒却说可以帮助自己回到故乡——波江感觉自己遭到了戏弄一般。
"……你怎么知道我的故乡的?还有我为什么要相信一个杀手的话。"
"关于这点嘛……详细调查我所有的目标是我的必备工作之一。"临也边说边转过身子,背对着波江。
波江从枕头下摸出了什么,端在手上。
然后又继续说着"其实波江小姐还有一条路可走。如果在这个房间里杀掉身为杀手的我,把所有罪推到我身上,你也就得救了——"
下一秒,波江对准临也的心脏扣下了扳机。
"咔哒"
没有震耳欲聋的枪声,枪里没有任何子弹。
临也转过身来,把藏在袖口的子弹滑到袋子里,露出像是得到自己心爱的玩具的小孩子一样的笑容。"至于为什么要相信身为杀手的我——看吧,现在我们的杀意就扯平了。"

登上蒸汽船的波江托着腮,静静地看着后退的码头。也许之后会被追杀吧。但是想到无论如何自己都想回到原本属于自己的家,哪怕是看一眼也好。
"所以你为什么要帮助我?"波江问道。
临也走上前来。
"硬要说的话,我觉得我是对你一见倾心了。"临也半分玩笑半分认真地说道。

两人的头发随着在风中微微飘起。

到达目的地至少有一个月时间,路还长着。

=================================
又是标题不好好想系列orz

有脑洞的话或许有后续?

夏天那么热,吃吃临波降降温😁

【临波】如果出现"∩"字型那就无可奈何了

"正如各位所见!由于台风登陆,当地的风速可达到——"
记者强行拉着骨架被刮到变形的伞,声音被风的呜呼生掩盖。

7月9日  下午  聊天室

——田中太郎进入聊天室——

田中太郎:大家下午好啊。
罪歌:你好。
甘乐:果然是因为台风的关系大家都不用上学工作了啊~据说今天下午六点即将卷席东京的是今年最强劲的台风哦!
塞顿:大家这种时候还是待在家里比较安全呢。
罪歌:对不起。
田中太郎:为什么要道歉啦w。

有人因此愁眉苦脸,有人因此紧张不已,有人因此雀跃。形形色色的人陆续出现在dollars的网站上。
[我在横滨市读书的朋友说周围的树都被刮倒了,学校的体育馆天花板也被吹飞了]
[这是十三级台风大家请务必小心哦!]
[也许会断电断水,大家提前准备好粮食吧。]
[超市的东西已经被抢购一空了啊.....]

与热闹的网页相比,新宿的某私人公寓就显得特别地冷清。
页面不断刷新着,青年悠闲地浏览着这些信息。
临也把办公椅转向落地窗。原本应该车水马龙的街道如今只剩下两三个匆匆赶路的行人。
远远看到一位穿着工作服的女子左手着公文袋,右手拿着电话在讲着什么。随后她挂断电话,踏着高跟鞋加快脚步,消失在临也的视线中。自觉无趣的临也舒展了一下筋骨,把椅子转回办公桌上。
"好无聊。"临也懒散地说道。
"如果是这样的话就帮忙处理一下文件如何?"与临也周围慵懒的气氛相对的,波江正在书架之间忙碌着。
临也看了一眼电脑,此时正是五点——距离台风到达新宿区还有一个小时。风从高楼之间穿梭,风声让人联想起狼的嚎叫。
"面对台风人们的态度总是截然不同呢,像是学生因为学校取消上课而欢呼不已,而也有在这样恶劣的天气下都不能休息而愁眉苦脸。后者说的就是你啊波江。"
波江转过头来看了一眼临也,随后动手把文件一本一本抽出来,抱到自己的电脑前开始输入。
"因此高兴的原因也有很多种吧,但是像你这样幸灾乐祸的恶劣的人恐怕没有几个。"
临也丝毫没有要帮波江的意思,托着腮看着波江。
"不可否认呢。"
今天波江的工作量是平时的三倍。
"如果因为台风而断网断电了那就处理不了情报啦。所以今天要把至今积累的所有的情报整理好并且交给相应的雇主们。"折原临也是这么对波江说的。
这需要以那个概率甚微的"如果"的发生为前提,是个难以让人信服的理由,但是波江也只能接受了。
波江不知道的是,公寓的冰箱里塞满了螃蟹锅的料理。
——增加波江的工作量,让波江在台风赶过来前不能抽身。面对十三级台风波江恐怕也不会贸然离开。
说到底,临也只是想看助手不得不陪自己吃火锅是那仿佛要皱成苦瓜的脸——
那一定会是一副值得回味的表情。
——如果波江还是直接冒着台风冲出公寓,那她在暴风雨中的狼狈也一定很有趣。
波江看到想起什么后渐渐露出笑容的上司,忽然觉得这笑容越来越恶心了。

天越来越黑,周围的路灯都亮了起来。先是挂起了大风,然后大雨倾盆而下,远远可以看到雨像是帘子一样一层层扫荡着街道。树被吹得摇摇欲坠,有铁器砸落的哐当声透过落地窗传来。
直到波江工作结束后,一切已经晚了。波江皱着眉头。
"看来不能回去了啊。"
"你好像相当高兴呢。"
"当然。既然如此你就帮忙把冰箱里面的食材拿出来吧。"

......

.......

滴答,滴答。时间在缓缓流逝着。
波江抬起头来,三天的工作终于完成了。
——此时正是晚上八点。

[什么嘛,结果就是虚惊一场。]
[台风忽然往反方向拐了个大弯,真是太神奇了!]
[哈哈哈哈哈,所以免放了一天假啊。]
[真是奇迹啊×]

——结果台风并没有来,一切风平浪静。

.......临也看着手机里显示的,如同"∩"字型的台风轨迹,没能再说什么。
波江忽然想起放在冰箱里的啤酒需要留下几瓶常温的,于是在临走前打开了冰箱——

然后她沉默了。

临也看着波江从厨房里出来后面带一副能称之为"怜悯"的神情。

公寓的大门被关上了,临也叹了一口气,露出无奈的笑容。
"果然说到天气预测,就算是情报贩子也无可奈何呢。"



END
文笔渣脑洞小有点牵强玩不坏的火锅梗orz
@弯 的点文,什么"临也计算波江结果把自己也计算进去了"
现在看起来偏题了啊(இωஇ )